您的位置:首页 > 要闻 >

《我不是药神》.第七代导演.知识产权和贸易战

首先声明,本人不是影托(这部片子也不用我托)。和该片唯一的交集可能就是七、八年前在海南三亚一次朋友聚会中(依稀记得是沾了上长江商学院的曹总的光,在此表示清晰的感谢)与徐峥、陶虹夫妇同桌搓了一顿自助餐。对徐峥的印象是中年微胖,肥而不腻,言语不多,略显愤青(那时的徐峥还处于《春光灿烂猪八戒》小高潮之后的平台期,有些不上不下)。倒是我叫了陶虹一声“陶老师”之后,被她自嘲的来了一句“您可别糟蹋老师这个称呼”这个印象来得更深刻。之后,便眼睁睁的看着徐峥开始出演《人在囧途》、《泰囧》、《无人区》、《心花路放》以及《港囧》等一部部越来越火的片子(有点后悔当时没要个签名,留个电话啥的)。而今,在看完《我不是药神》(以下简称《药神》,其实也许这个名字更是许多观众的首选)之后,我更后悔了。

之所以这么说,并不是想强调徐峥演的有多好,而是想说明,时间将会证明这部电影在中国影史、社会思潮乃至国际知识产权体系甚至贸易战方面的特殊作用:

一、标志中国电影第七代导演时代来临

第六代导演代表之一王小帅,在既比不过第五代的冯小刚、张艺谋等导演的影响力,又超不过宁浩、徐峥等人的票房的窘境下,说了一句“没有拍过严肃电影的导演,不能称之为‘代 ’”,说完可能感觉还是不踏实,又补充了一句“第六代导演之后不可能再出现能划代的电影人,没有所谓第七代,因为他们没有共性”。那么按照王导的标准,第七代导演出现了:如果您说《药神》不是严肃电影,我想,和您急的绝不只是我一个人;如果您说没有共性,那么本片导演文牧野正是宁浩打造的坏猴子影业着力推出的十位年轻导演之一,他们的共性就是“独立,有态度”。从《疯狂的石头》到《黄金大劫案》,再到《无人区》、《边境风云》,又到《心花路放》、《绣春刀二之修罗战场》,现在,又是这部已成现象级的电影《药神》,从票房的积累,到口碑的树立,再到对严肃社会现象的深刻剖析,您还能否认被拍在沙滩上的酸爽吗?

二、中国电影人开始合理掌握用镜头反映尖锐社会现实的技巧

看完《药神》,我想到了另一部史诗级的电影--《活着》。就连两部片子的英文名都有殊途同归之感,《Dying to Survive》和《To Live》,虽然一个逆势抗争,一个逆来顺受,但都是为了生存。不过,两片也有不尽相同之处,一个反映的是现实社会的矛盾激点,一个则是对历史伤痛的沉重反思;一个成为全国公映的现象级爆款,另一个则连剧场排片的愿望都没有实现,而原因并非艺术性,也是合理性。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徐峥并非此片导演,他是联合制片和主演,本片导演文牧野,师从第五代导演代表人物田壮壮,而田的成名作《蓝风筝》之所以出名,也是因为没有合理的拍摄,导致电影被禁,甚至就连田导本人,都被禁导十年。

不得不说,虽然结尾的庭审情节应该是该片为过审批做了妥协,但国家的确在进步,开放,电影实际上要表达的内涵在前110分钟已经淋漓尽致的呈现。观众的眼泪早已不是在眼眶里打转,旁边一位大哥已经鼻涕眼泪俱下,不停的纸巾伺候,害得我也找他要了一张。药神程勇救助众人没错,药品生产商保护专利没错,警察曹斌认真执法没错,揭发检举程勇的港口保安也没错,就连最后真正卖假药的张长林都良心发现了,那么到底是谁错了?谁错不重要,重要的是有错就改!电影的结局很温暖,法院轻判程勇,医保覆盖天价药(拒绝剧透,从我做起!)。而现实其实更温暖,因为公诉此案的湖南沅江市检察院干脆对药神原型--陆勇给予不起诉的处理,而正版药格列卫现在已经降到1000多元一瓶,而且还纳入了医保。我想,这种表现方式也许不如《小武》或是《二十四城记》的犀利,但更有影响力;也许情节没有《北京杂种》或是《冬春的日子》的张力,但更有生命力。阿米尔  .汗的电影只能在印度的环境中诞生,就像印度的仿制药一样,而中国的电影,也需要程勇的智慧和勇气,这样才能更好的反映更真实的社会现实,因为毕竟只有让更多的人看到了现实,才能自下而上的倒逼,或者由上而下的引导。

三、对国际知识产权体系的冲击和对贸易战的影响

有人说这不是蹭热点吗?其实不然,因为影片上映不久,就已经有人为国际制药大厂洗底了,说什么之所以有天价药,是因为研发费用高,第一粒药就值几十亿美元,这是严格执行知识产权保护的要求。不可否认,国际制药巨头投入巨资进行新药研发,有充分的理由要求高药价,但更不可否认的是,所有的国际制药大厂的利润率都在20%以上,辉瑞甚至达到了40%。而在药品专利垄断高峰的2002年时更加夸张,世界500强中10家药企的利润总和(359亿美元),居然超过了剩下490家企业的利润总和(337亿美元)。保护专利无可厚非,但难道就不能为患者让点利吗?知识产权需要保护,难道人类的生命,特别是没有健全福利的发展中国家民众的生存权就不应该保护吗?要知道,现在就连特朗普都看不下去了,明示、暗示着辉瑞、罗氏马上降价,这难道还不说明目前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的不合理性吗?

长久以来,以欧美日发达国家利益为先导的国际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一直是广大发展中国家头上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使用即付费是其核心原则。但不同富裕程度的人民,不同经济实力的国家,却要付一样的费用,这样的公平本身就是一种不公平!影片中对人类生存权和商品专利权的矛盾激化就非常到位,因为它已经明确对目前这种不公平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表达了鲜活而真实的不满,是真正意义上人民的电影。

而此次中美贸易战的热点战场之一,也是知识产权保护问题。我国之前的做法是以市场准入换取技术转移,当市场空间和制造成本有巨大落差时,这种做法可以奏效,但当中国发展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时,是否需要对此政策作出调整,需要我们的深思。而印度的做法很有意思,印度政府坚决和国际制药巨头打专利官司,态度非常友好,手段绝对无赖,理由一定充分,决心异常坚决!于是,诺华公司七年上诉三次,均告败诉。于是,《药神》就给了我们一些有关贸易战的启示:一是要有核心技术,印度之所以能够成为仿制药的天堂,关键还是它有能力造出来,制药如此,芯片也是如此;二是要从战略层面钻规则的空子,要善于借用对手的理论依据,去正面硬怼对手的霸权体系;三是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要在对手占优的体系之外,搭建自己的体系。也许低端一点,也许落后一点,但毕竟是自主可控,甚至还会有利益相同的追随者,结成以我为主的新价值同盟和利益体系,就像片中的印度药厂和中国病患一样。

一部好电影,不仅要看票房,更要看影响,如果说战狼2满足了国人的视觉渴望和大国梦想,那么《药神》则震撼了心灵和反思了现实。这样的电影,可能比战狼2更适合代表中国电影参加奥斯卡奖的评选。

作者简介:

李雨桐,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学博士,政协四川省第十二届香港特区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港澳研究中心研究员、上海交通大学国家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澳门新纪元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