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要闻 >

这项“躺着赚钱”的生意 一半以上来自这五线小城

距离电影「哪吒」开场还有半小时,王令熟稔地找到一台按摩椅,扫码、支付, 10分钟的按摩时间,足够让他消除倦意,得到放松。

放眼望去,北京丰台区万达影城里,三分之一等候区都安置了共享按摩椅,上面躺着形形色色的都市男女。

狂街累了歇息片刻,电影尚未开场的闲余时光,各种等候场景的碎片时间里,构成了共享按摩椅向城市生活渗入的现实基础。

传统的椅凳生意,植入了互联网内核,模拟出人手捶、揉、捏,按摩的真实体验,给人带来了快感,也培育了行业风口。

2015年始,共享经济的风蔓延到按摩椅行业,一时间,城市的各大商场铺满了体积庞大的按摩椅。数据显示,预计2025年我国按摩椅保有量将超过2100万台,市场规模将超过220亿元。

这并不是一个十分古老的产业,上世纪六十年代,日本才研制出世界上第一台按摩椅。

80年代,按摩椅产业在中国生根发芽,一个名叫福安的福建小城紧跟时代潮流,电商兴起之时,一批年轻人把按摩椅放上网卖。如今这项“躺着赚钱”的生意,一半以上来自这里。

他们喜欢把按摩椅比作汽车,但与汽车不一样的是,按摩椅产业还处在太阳未升起之前。

“躺着赚钱”的工业小城

掐灭烟头,调小音响,陈志强清了清嗓子:“打车了,放心,我们有正规的发票。”

作为一名出租车司机,他十分老道,常在动车站捕捉游客。南来的、北往的,香港台湾的,还有叫不出名字的外国友人,“都是来买椅子的。”车站去市区单趟能赚130多元,有时还要兼任导游,对方要买什么椅子,他门清。

如果从沪杭出发来福安市,至少花上4个小时才能到达这里,然后再坐40分钟车到市区。作为工业小城,这个距离不算远,动车站的开通缩短了时空上的距离,但小城的发展早已跳脱出空间的束缚,互联网让世界都变成平的。

一出福安站,能看到对面山上挂着四幅广告。三幅是按摩椅,半幅是电机,另半幅是环保漆。

地标点的大幅广告,向来来往往的人展示着一个信号:按摩椅已是福安的支柱产业,按摩椅产出在整个行业中占据了一半的比例。

20世纪60年代,日本发明按摩椅,精明的台湾商人随后来到福安,投资创立按摩椅工厂。

工厂的建立,销售网络陆续铺开,一批批的福安子弟在此学成,散向全国各地。“最高峰的时候,全国的按摩椅销售,福安人占了百分之七八十。”

聊起按摩椅,出租车司机老陈第一个想到的品牌是荣耀。荣耀按摩椅的创始人吴景华父亲,正是第一批按摩椅销售员。

在那个时代,按摩椅销售是个“真香”的工作,工作稳定,薪资不低,为了能进厂甚至得托关系送礼。

“先进厂后培训,最后带着订单去全国各地铺点,1996-2006年达到了最高峰。”吴景华介绍说。

全国超过一半的按摩椅都来自福安,由此形成了从皮革缝制、电机、芯片等全链条按摩椅加工产业带。

吴景华的父亲也在其中建立了家业,但心高气傲的“二代”吴景华起初并不想继承家业,按摩椅厂就此停摆了几年。

折腾了几年未果,吴景华最后决定回到这个传统产业。

2007年,荣耀创立,靠着父亲在行业良好的口碑,吴景华的事业非常顺利,“到处都是朋友。”

父子俩的传承,从某种意义上浓缩了福安按摩椅产业的现状:老一辈的品牌和工厂老去,新一代的产业正在崛起。

过去信息闭塞,按摩椅销售靠的是线下经销商的连接。到了儿子这一代,电视成为他们销售的新媒介。“荣耀现在是电视购物第一品牌,销售额占了50%。”

而从2009年开始,互联网狙击电视,电商成为一个新的增长点。反映到按摩椅行业,有的借势崛起,有的一蹶不振。

在福安,多的是整个行业的新陈代谢,但不变的是,始终以按摩椅之乡的位置,占据着行业重要的一角。

将厚重的按摩椅搬上网

要不是介绍,大概都会以为皮肤黝黑的吴双金是送快递的。

但他创立的乐尔康,过去连续多年名列前茅。2018年,仅天猫就创下了3.2亿元的销售额。

吴双金是福安人,85后,有自己的意志,熟悉互联网,他身上体现着行业鲜明的“新陈代谢”。

他2007年入行,那时候,淘宝刚刚战胜eBay,成为C2C市场王者,但网购的神奇尚未传导至这个四五线小城。

做了两年线下销售之后,吴双金看到了电商崛起的星星之火,就拍了些照片,放到网上卖。那个淘宝店是他两年前注册的,名叫“乐尔康”。“东西搬上网,更多只是当一个销售渠道用。”吴双金说。

2009年,生意越来越好,他索性就把“乐尔康”作为品牌注册了下来。

电商的优势是反应快,与消费者沟通顺畅。宝贝下的评论、定时的回访,根据消费者的反馈,乐尔康及时对笨重的按摩椅进行创新和改良。

吴双金记得一个细节,以前按摩椅的上下肢部件是分开的,这就导致,按摩椅需要腿抬高时,手臂位置不能动。改良的结果是把上下肢放在一起,这样手臂能随着下肢的位置一起变化,始终保持在舒适的位置。

两年前,吴双金斥千万买下市区一个工厂,从找代加工的电商品牌变成了一个有自己生产线的重度参与者。“我投入这么多,肯定是这辈子都死磕在按摩椅这行了。”

当时代剧烈变革的时候,有人满不在乎,有人已看清未来。郑全忠和郑全云通过极致服务,闯入电商江湖。

2009年,郑全忠的妻子詹桂花开了家淘宝C店,代卖福安当地的按摩器具。丈夫郑全忠负责厂家拿货,兄弟郑全云负责接单、设计。

一开始困难重重,当地厂家觉得电商是不务正业的,各种刁难。

“一天能卖十几二十单都很兴奋,感觉跟中奖了似的。”他们只能在服务上做到极致,售前热心介绍,把客户当朋友聊天,售后反应迅速,“当时我们的C店是100%的好评。”

2010年,郑家注册了茗振的品牌天猫店,事业开始起飞,“现在你说是做电商的,人家会觉得你是土豪。”

在福安,有据可查的第一家按摩器天猫店属于佳仁。这是一个大同小异的故事。

88年出生的张建生作为互联网原住民,跟同学朋友聚在一起,在1688上搜寻,才发现福安就是一个按摩椅产业带,遂决定选这个行业。

十年过去了,佳仁成为福安有名号的一家按摩椅电商公司,公司规模超过70人,销售额过亿。

他们无疑是幸运的,与老一辈人相比,赶上了淘宝、天猫等电商平台的崛起,不用背井离乡,不用投入高昂的成本铺设网点,他们利用互联网的优势完成了一次“逆袭” 。

最快6个月收回成本

一年时间,共享经济在中国经济版图上画出了一条抛物线。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各种打着共享生产力旗号的项目潮起潮落,最后还是回来原点,留下了一地鸡毛。共享按摩椅成为为数不多的幸运儿。

2017年,共享按摩椅公司头等舱互联、乐摩吧先后获得5000万融资,标志着行业进入快速发展期。

“逛街、看电影,都市人有着碎片化时间,按摩放松也是都市人群的刚需,共享按摩椅的场景是可以实现的,且模式可复制。”按照荣耀创始人吴景华设想,按摩椅能够借助共享经济走出客厅、书房等封闭空间,有了越来越广泛的使用场景。

而今这种情况成为现实,购物中心、影院等公共场所的角落悄无声音地出现了众多品牌不一,款式、功能大同小异的按摩椅。消费者用手机扫码支付即可享受按摩服务,根据按摩时长均价在5~15元不等。

有业内人士表示,一个影厅按150个座椅计,更换为按摩椅的成本约为20多万元。平均每台按摩椅每天收入为8元,单机的平均月收入是240元,一个观影厅大约可在6~10个月回本。

共享经济掀起新一轮的消费热潮,按摩椅成为炙手可热的消费潜力类目,根据天猫大数据显示,多数用户体验后会进一步上网搜索购买家用按摩椅。

吴双金也明显感觉到,自从有了共享按摩椅之后,跟用户之间的沟通更加顺畅了,“现在用户的基础感知已经有了,客服推荐产品的时候会更加方便和有效。”

而荣耀作为乐摩吧的按摩椅供应商之一,线上家用按摩椅也有了明显的流量上涨。

如今,荣耀有专门一条生产线是生产共享按摩椅的,“投放在公共场所的设备能每天连续使用时间超过8小时,家用按摩椅通常使用时长不会超过1小时,所以共享按摩椅的使用寿命标准会设置更高。”

天猫按摩椅产业带的行业小二这几年要去好几次福安。

频繁互动的原因是,天猫希望通过数据和技术上的支持帮助福安的按摩椅产业带实现产品和技术升级。

2018年开始,保健按摩行业已经与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进行了深度合作,荣泰、倍轻松等行业知名品牌品牌已经通过产品内置天猫精灵实现了产品的语音控制和交互。

要实现完全的放松,语音控制是按摩椅必备的功能。最近,乐尔康已经采购了一批模组,这批内置天猫精灵的按摩椅有望在今年双11呈现在消费者面前。

“按摩椅可能成为IoT未来的端口”。吴景华充满了期待。

太阳还没有升起来

随着消费升级和人们健康意识的兴起,吴景华觉得按摩椅产业肯定是一个朝阳产业,“但太阳还没有升起来”。

问题是多样的,最关键的仍是如何让用户有一个正确的认知,“现在按摩椅这块,老百姓分别不出来好坏。”

低价低质给消费者造成了误解,一些认真做按摩椅的品牌受到波及。

“有的品牌按摩椅才1000多块,用汽车做比喻的话,那根本就是做成汽车的样子,本质上只是个三轮车。”

相比之下,定位中高端的尚铭受到的波及相对较小。尚铭的副总经理江泽锋觉得,定价在4千到6千是比较合适的,“契合中产消费,同时因为客单价的支撑,公司也有足够的利润支撑产品上的迭代和服务。”

为了保证服务质量,公司在合作之初就要求物流公司必须要送到门口。

2016年底,尚铭在天津开了第一家线下体验店,如今这个数字提升到200家,解决按摩椅线上购买无法体验的难题。

线上下单,线下只提供服务和体验,通过线上线下打通,荣耀目前正在申报加入阿里的新零售计划。

这在按摩椅行业是难以想象的,2018年行业领头羊荣泰与天猫率先试水新零售,如今这套模式趋于成熟,荣耀、尚铭可直接复制使用。

对福安产业来说,虽然太阳尚未升起,但产品智能化和渠道体验化是下一个行业风口,和天猫一起接入IoT进行产品升级和入局新零售将让产业崛起的未来路径更加清晰。